枫泾名人:北宋名相陈舜俞(下)

2016-04-20 09:53:27来源:鑫网官方0人参与

        清风正气节。《重辑枫泾小志》第48页有这样一句话,“令举一抔之土,沦于灌莽,即泾曰清风,乡曰奉贤……”清风泾的地名已改为枫泾,奉贤乡已不再叫,但在枫泾东西两边一个以奉贤作为区名,一个以嘉善作为县名了,也许是陈舜俞的清风气节,崇尚仁政的文贤,善待百姓的爱民之德的缘故吧!就如近年来奉贤在大力弘扬“贤文化”,嘉善在大力弘扬“善文化”,两区县分别以“贤文化”、“善文化”作为立德之本。因此陈舜俞这穿越时空的智慧之光至今还在熠熠生辉。  

        陈舜俞无论为官和隐居,生活都是十分俭朴的。为官,他大力提倡厉行节约;隐居更是节俭,尤其在“丁忧”期间,成了一位自觉崇尚节约的楷模。相比之下,当时北宋官僚比盛唐更奢侈,讲排场,比阔气,就是一些名臣也不例外。陈舜俞在《廉溪》中写道:“人家买良田,岁取十千谷。我耕山下土,所获亦以足。”陈舜俞以节为荣,笑谈人生,有诗为证。

        《蛙齐》一诗最后四句曰:“况无百岁人,贵贱同丘墟。但可蔽风雨,且以永居诸。”陈舜俞的节俭源自家风。节俭并不是吝啬。在有些诗中,他也和朋友一起狂饮,尤其在一些喜庆的节日如中秋节,与朋友一起赏月,边饮边玩,直至黎明。他还捐款修建了一座庙宇。他还敝帚自珍,经常穿着破旧的鞋,骑着牛行走在白牛塘边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朋友遍天下。陈舜俞的朋友上至重臣名流,下至草根百姓,还有许多道、佛人士。下面择些要人予以阐述。

        江西刘涣是位隐居在庐山几十年的隐士。刘涣不但陪同陈舜俞在庐山采风,收集各种史料,并且把自己用心血写成的《庐山记略》无私地奉给陈舜俞。当陈舜俞《庐山记》定稿后,还欣然为其写序。

        司马光是北宋的大儒,是《资治通鉴》的主编,他欣赏陈舜俞的“百人之才”,邀请陈舜俞参与《资治通鉴》的编撰工作。陈舜俞去世后,司马光赋诗吊唁:“海隅方万里,豪俊几何人。百沐求才尽,三薰得士新。声华四方耸,器业一朝伸。他日苍生望,非彼泽寿春。”如果一般朋友也不会写诗吊唁;如果不是挚友,也写不出如此情真意切的吊唁诗。

        苏轼曾经在湖州为官,当时就和陈舜俞相互仰慕,并结为莫逆之交,两人可谓是志同道合。同是进士题名,同是制科中榜。当陈舜俞去世后,苏轼扶柩痛哭,并为陈舜俞写下了祭文。苏轼共写过40篇祭文,“惟祭贤良陈公辞最哀,读之,使人感叹流涕。”这是南宋大诗人陆游的评价。陆游的家乡正是陈舜俞当过县官的山阴县(绍兴),因此他在家乡知道陈舜俞的为官为民之道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“感叹流涕”,而是倾注了真实的感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安石与陈舜俞虽然道不同,但王安石对陈舜俞也是仰慕不已的。1059年陈舜俞得制科第一时,王安石写了贺词《送陈舜俞制科东归》。诗中将陈舜俞比作汉武帝时丞相公孙弘,并寄予厚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舜俞参加了欧阳修创办的庐陵学派,与王安石、曾巩、苏轼、苏辙、陈师道等都是该学派的佼佼者。在陈舜俞的友人之中,不但有文学界和政界的,还有许多道士和佛教界的人士。这在他的157首诗中写道与佛的占相当数量便可见一斑。比如《赠通慧净务》、《赠徐道士游京师》,还有《保圣院》、《东林寺》、《奉慈禅寺》、《开先寺》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的地位。《重辑枫泾小志》卷二第46页至52页,都或诗或词或赋对陈舜俞予以高度的评价。大凡到嘉善、嘉兴任知县、知府的官吏,一到任,都得对陈舜俞美言几句,以唤起人们对这位先贤的追思,弘扬先贤的精神,使一方百姓崇尚贤品德,安居乐业。对陈舜俞的评价,单收录在《重辑枫泾小志》中就有23首之多,不一一叙述了。(全文完)

本文来源:鑫网官方作者:戴桂荣编辑:刘亚博

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,还不来抢沙发。
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鑫网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