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瘠土地上最后的玫瑰

2016-07-02 10:39:21来源:鑫网官方0人参与

        有人说,“诗人是一个国家和城市的终极代表”。他们诗意地栖居于一方水土,用文字写下动人的诗句,不仅抒写着诗人的个性,更渗透着一个国家的灵魂、血液。因此我们常说普希金是俄罗斯的太阳,莎士比亚是英国的旗帜。而对于美洲大陆一隅的智利而言,聂鲁达可以称得上是其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号。

        聂鲁达是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。1924年发表成名作《二十首情诗和一支绝望的歌》,自此登上智利诗坛。在他的生命中,诗歌和爱情是不可脱离的重要主题。他曾说过,“生活中只有两样是不可缺少的,诗歌、爱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《你的微笑》中,聂鲁达激情地吟唱,“你需要的话,可以拿走我的面包,可以拿走我的空气,可是,别把你的微笑拿掉。”面包和空气无疑是生存的第一需要,但作者为了“你的微笑”可以放弃一切,洋溢着诗人对美好爱情的真挚向往。

        《我喜欢你是寂静的》是聂鲁达为人所熟知的一首情诗。诗人一再强调“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”,“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”,甚至“你仿佛已经死了”,夸张地写出了恋人的沉默。但是面对恋人的沉默,诗人仍不断从心底发出“我喜欢你是寂静的”的呐喊,可见他是多么深爱着他的恋人,正如张爱玲说的“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尘埃里”。即使是恋人如此令人忧伤和焦虑的沉默也是诗人所挚爱的。这种沉默是美丽的,但又是遥远、哀伤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写下了“爱是这么短,遗忘是这么长”、“我荒瘠的土地上,你是最后的玫瑰”等美丽的诗句。在他的诗里,你会深深折服于文字的魅力,每一个词语都恰到好处地直击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;而那些经岁月沉淀下来的人生思考,犹如飞鸟在纸张上一跃而起,瞬间引发你的共鸣:爱情不正是这样吗?诗歌是一种表达,文字是死的,灵魂是活的。由简单词语组合、搭配所形成的诗句,当被我们轻声朗诵、细细品味,直到引发情感共鸣时,正是被我们解读并且内化的过程。这时,看似简短的诗歌,能激发出蕴藏在其中的无穷的情趣和意味,每个人都能从中获得不同的审美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影《死亡诗社》中基廷老师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我们读诗、写诗并不是因为它们好玩,而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分子,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。没错,医学、法律、商业、工程,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,足以支撑人的一生。但诗歌、美丽、浪漫、爱情,这些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也许你会说这矫情,诗歌在现代几乎已经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本,人们其实更在乎柴米油盐、在乎金钱权利,所谓的诗歌只是文艺青年无聊空虚的消遣罢了。但是,我想说,诗歌永远会留有一席之地,你爱或不爱,它永远就在那里,因为诗意就在那里。如果有一天,诗歌真的消失了,一定不是我们抛弃了它,而是它抛弃了闭上眼睛的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在某个疲惫的夜晚,捧起一本《聂鲁达诗选》,你会发现,纵使生活有再多的苟且,但至少还有诗与远方……

本文来源:鑫网官方作者:杨悦编辑:陈忆文

关键词阅读 聂鲁达 玫瑰 读书 后感

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,还不来抢沙发。
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鑫网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