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连载:金山卫城(3)

2016-05-31 16:08:33来源:鑫网官方0人参与

        拥有千年历史的小官镇,长期在前京城和康城庇荫下生存,二城陷海后,小官镇即遭倭患,百姓苦不堪言,如今,平地筑城把个小官镇围得固若金汤,方鸣谦又动用建城余料,指挥兵丁疏河道,建桥梁,增寺庙,小官镇气象万新。方鸣谦以小官城为中心巩固两翼防卫,东北至太仓,西南至宁海,沿海遍立烽烟墩,千卫所。同时遣出海船,梭巡海面。筑卫城的四年间,倭寇一次也没能爬上岸滩,盐农百姓方知当年方鸣谦争分夺秒筑城的初衷,对他感恩不尽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鸣谦年轻时得过文秀才武举人的称号,繁忙的军务外,常常四处走动,拜访一些名儒宿耆谈谈军事方略,交流文章诗赋。他特别与背戴乌巾,倒骑黑牛的袁凯交好,与铁崖高士杨维桢更是忘年交。闲暇时分,三人常常泛舟柘湖,吟诗唱和。他还在自己的东门家居旁辟了二亩瓜地亲自躬耕,生在漠北长在漠北的他越来越热爱自己祖辈的家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方鸣谦过上此生最平静和美好生活的时候,京城发生了一件大事,册立不久的太子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看太子的死与一个镇守海疆的中级军官毫无关系,事实上方鸣谦与太子也没有交集,但方鸣谦是朝中元老汤和的女婿,这个身份使他卷入了明朝政治斗争的漩涡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山初定,太祖过上了与以往草莽时期天壤之别的帝王生活,想想自己的年纪,恐怕皇帝的瘾还没有过足,就得让位于太子,虽心有不甘,但规制所在,不由所违。不料天遂人愿太子病死,他马上诏令由长孙朱允炆做储君,弄得刚萌野心的二儿子朱棣心痒难忍。但问题是皇孙年幼,自己百年后,这天下难保姓朱,为了给孙子以后接班扫清障碍,太祖又翻起了几年前胡惟庸的奸党案,借此肃清潜在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审视马上惩办的奸党名录时,太祖在汤和和方鸣谦名下停留片刻。想起这个儿时的放牛郎,二人的友情最是相得,如今,虽有功高盖主之谦,但他还虽知趣,乃是一副与世无争的德性。“念你识相的份上,朕再放你一马,谁让俺老朱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呢,”于是朱笔一挥,划出了清除之列。接着看到方鸣谦,脑中立刻浮现了当年阐述军卫制侃侃而谈的英俊身影。他扫了一下罗列的罪状:1、此人疑为反贼方同珍的儿子。2、筑方城露反意。太祖笑了笑,对于下面编造的莫须有罪名,他知道根本不成立,真正的原因意在杀了他,给他岳父一个警告,想到此,老朱批写“只杀一人,不及家人”几字,把文件扔给等候的锦衣卫执行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身泥水,从城外风尘仆仆赶来的金山卫指挥使方鸣谦就在当日被杀了,他屈死在自己亲手筑就的城墙下。据说罪名是胆敢以自己姓氏筑城,分明是为反贼干爹招魂,与皇城同制有反叛之意(方鸣谦将军坎坷身世金山卫春秋有详细介绍)。

本文来源:鑫网官方作者:莫建国编辑:陈忆文

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,还不来抢沙发。
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鑫网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