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海地区的第一个县城竟然是它!

2016-05-24 15:38:58来源:鑫网官方0人参与

        上海的“身世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国的东海连接长江口,这里是江南的一部分,这里叫做上海。城市规模相对较大,所以,上海也被人称为大上海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与中国的一些古都、古城比起来,上海的新兴发展在最近一百年间表现得特别突出,所以,不知情况的人,往往会误认为“上海一百年前是个渔村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只要你翻开史籍,稍加阅读,就会发现,上海的发展经历了渐进的过程。它从800年前宋代的行政镇,到700年前元代的上海县城,到清朝的几立地区“首府”,再到民国的建行政市,从一个小镇变成一个大城市,一步一脚印,经历了几百年。1840年后,英、美、法等国在上海县城周边设立租界,后来,也有人把这称为“上海开埠”,在此后的一百多年里,上海县城的城区面积得到了扩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,上海称市不满100年,但历史上的它并不是单独的存在,而是被其它地区管辖或与周边地区构成一个行政整体。2005年《上海通志》,这本被誉为上海百科全书的书,为我们提到了一个严谨而深入的事实——上海地区的行政肇始在金山。书中“大事记”这样记载:“始皇帝二十六年(前221年),金山区东南甸山(今金山体育场)南设海盐县城,为上海地区首个县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金山建上海地区第一个县城

        嬴政二十五年(公元前222年)前后,秦始皇统一中国,为了加强中央集权,他废除分封国制度,把全国行政区域正式分为郡(相当于现在的省)、县(相当于现在的地级市)两级。

        秦代金山海盐县城,最早见于汉代班固《汉书·地理志》。此后,南朝学者顾野王《舆地志》书中有“海盐县”条目:“秦置海盐县,县陷为柘湖,湖中小山生柘树,因以为名”。北魏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里写到:“汉平帝元始二年(公元2年),海盐县沦为柘湖。”唐代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图志》也记载:“海盐县,本秦县,汉因之。其后县城陷于柘湖。”而被称为近代中国地理学奠基人之一的谭其骧,则在1973年发表的《上海市大陆部分的海陆变迁和开发过程》一文中特别指出:“上海境内的古城,同时也有可能发掘出来的,应是秦和西汉时期的海盐县城,希望考古工作者注意及此。”这些文献记载,都说明金山海盐县城的诞生、变迁和价值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秦朝政府为什么在东海西岸、长江南岸、杭州湾北岸建海盐县呢?那是与当时金山地理位置、交通枢纽和贸易产业等相关的。秦、汉时期,金山盐业生产规模巨大,是全国重要的产盐区,“海滨广斥、盐田相望”,这里近海盐多,所以县名很自然命名为海盐。设海盐县后,这个县面积包括今上海大部分和浙江的杭州湾北岸沿海地区,县城设鄅官亭(今金山体育场南),当时,海盐特
定的指向是以金山为中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2008年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《金山卫春秋》,这本取自西汉古籍《云间谱》和家族史料的书,更细节化地记载了当时情况:“按照秦朝规定,人口超过一万户以上的大县,都需设县令管理。公元前221年春天,县令马伯平、县尉陈勇到任,他们准备把县城设在康城,但因战争后康城非常破败,而康城西北25里,今金山卫北10多里有个盐业集市叫“鄅官亭”,很适合做县城。马县令就率领兵民在这里建城,经过一年时间,县城终于建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海盐城这样变成柘湖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神秘的金山海盐城后来怎样了呢?前面说过,秦朝政府在今上海地区与浙江杭州湾北岸沿海建立了上海最早的县——海盐县,县城设在今金山山阳境内。据东汉《吴越春秋》记载,这座“上海最早县城”在西汉时因地理变迁成为柘湖。

        《金山卫春秋》记载:“西汉惠帝二年(公元前193年)深秋,暴风雨使“海盐城内外地动如飘舟”,海盐城地面开始下陷,不久,周围上百平方公里土地逐渐成为广阔的湖泊,湖中岛屿上柘树成林,人们把这座湖开始称为“柘湖”。此后,县城搬迁到了康城(今小金山岛西北)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公元前81年,海盐县令上官宇开展过一次县境测绘与人口普查。当时县城在康城的海盐县全境北到娄江,南到黄盘关(今杭州湾中王盘山)西海岸,南北有180.5公里;东到大海,西到长水关(今浙江嘉兴西南),东西有176.5公里。全县有935752人,近100万人口。公元前79年,因县令与康城都尉不和,海盐城西迁到了今浙江平湖衙前一带。从此以后,海盐城搬出了金山地区,后来一路西迁到今浙江海盐的位置。从公元前221年开始,到公元前79年,金山海盐城在鄅官亭和康城两地,存在了近150年的历史,至今2000多年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独有偶,1931年的冬天,一位张堰旧港地区的朱姓少年,在甸山(今金山体育场)南1公里处挖到一块青石碑,上刻“海盐拱北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松卫南路边,金山体育场南50米,藏着一座鲜为人知的柘山,今又称甸山。清代光绪版《金山县志》载,“以地产柘树,故山与湖俱以柘名。”山的年龄达到一亿多年,而海盐城遗址就在山的南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笔者曾多次前往甸山考察,了解到甸山边,曾有以甸山命名的集镇。山边有始建于清康熙二年的甸山禅寺,清末改为杨公庙,70年代改建甸山小学。以前人们为了物资曾炸过甸山,留下一段山冈和一个“天坑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山西50米田中,还有一块“卧牛石”,以前“牛”前还有“料桶石”,成“耕牛食后休憩图”。据悉,南山脚还有3块呈“品字形”巨石。

        柘山记录着历史大变迁,有王安石等文人墨客众多诗篇存世,是本土城市文明记忆不可或缺的“化石”,如何凸显其厚重人文底蕴,对地方决策者、投资者来说,值得思考!


(康城文史研究会、东林文史研究会和王斌等对此文有贡献)

本文来源:鑫网官方编辑:陈忆文

关键词阅读 上海地区第一个县城

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,还不来抢沙发。
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鑫网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