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家公祭日:从金山卫到南京,历史痛楚永志不忘

2016-03-01 11:27:50来源:鑫网官方0人参与

导语:从十九世纪末到六十世纪中叶,日本帝国主义者一刻也没有放弃鲸吞中国的野心。早在上世纪初,台湾已被日本划进自己的版图,连蒙满也被视为殖民地了。在明治维新后的70多年里,日本曾发动和参加14次侵略战争,其中10次是对华战争。

日军侵华 处心积虑

日寇从船上下来后,涉海上岸

        1927年7月7日,日本内阁召开“东方会议”,提出了所谓“大陆政策”,“惟欲征服支那,必先征服满蒙,如欲征服世界,必先征服支那。”日本此后的对外侵略战争,正是按照这一设计的轨道而开展。

        1928年6月,日本关东军制造皇姑屯事件,炸死奉军统帅张作霖,企图趁乱占领中国东北三省。1931年9月18日,又一手策划了“九•一八”事变。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, 8倍于敌的东北军不战而退,撤入关内,日本帝国主义轻而易举地占领了东北。

        次年2月,逊位多年的清朝末代皇帝薄仪被日本人劫持到长春再度粉墨登场,日本主子的旨意定了这个傀儡的登基诏书,内有“所有守国之远图,经邦之长策,当与日本帝国协力同心……”日本侵略者的野心是无止境的,它们占领东北,并在上海策动“一二八”事变得手后,便把魔爪伸向关内。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使得日军得寸进尺:

        1933年吞并热河;

        1935年制造华北事变,策动“华北五省自治”;

        1937年发动卢沟桥事变,拉开全面侵略中国的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,日寇铁蹄在中国大地踏过,血流成河,山河破碎,大地呜咽……国民党军队中的爱国官兵虽然进行积极抵抗,但将士虽勇,统帅不力。1933年3月,日军在占领承德后,继续向城东段各口推进,北平岌岌可危。当时的蒋介石向日求和,5月31日,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塘古协定》,为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敞开了大门。到1933年底,日军占领了华北、华东、华中、华南大片领土和几乎所有重要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1937年8月13日,中日淞沪战打响,日军速决拿下上海的战略计划遭到中国军队的浴血抗击未能得逞,日军又计划在杭州湾北岸登陆包抄中国军队。很快,他们一面派出舰艇在大金山外的海域测试水深,企图利用金山门深水海槽派舰偷渡;

        一面派出大批奸细在金山卫附近活动,绘制了极其精确的金山卫海陆地形图和中国军队布防图。据有关资料透露,淞沪会战爆发后仅一个星期,日本间谍山田武一就从上海出发来到金山卫,住在一个姓陆的当地人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间谍也分别到达平湖、乍浦、全塘、黄姑等地。他们通过小恩小惠收卖当地居民,很快就刺探到了十分有价值的军事情报;一是金山卫适宜大兵团登陆;二是中国军队防守力量薄弱;三是陆上交通便捷;不仅有公路直通上海,并有通往杭州的水陆交通;到达枫泾铁路站点更便捷,可穿越苏、皖,直抵南京。就这样,日本军部在获得山田武一等人的密报后,最后决定了第十军在金山卫登陆的计划。

阴谋得逞 南京沦陷

日军从金山卫偷袭登陆

        1937年8月起开打的中日淞沪之战,危及美英等国的在华利益,也危及蒋介石在东南的统治地位,在全国人民抗日激情的推动下,国民政府决定保卫淞沪,固守上海,屏护杭州,巩固南京。因此,淞沪战争双方投入重兵,战争相持达3个月之久,双方损失惨重,但淞沪战争明显挫败了日本侵略者“三个星期解决淞沪”、“三个月灭亡中国”的狂妄野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军鉴于正面进攻上海未能得逞,于是,另派部队改从防守薄弱的杭州湾金山卫一线偷袭。10月20日,侵华日军第十军编成,共约10万多兵力。日军选择杭州湾的金山卫登陆,据有关人士分析,原因不外乎二方面:一是从战略上考虑,金山卫地区背江临海,扼江浙于咽喉,距上海仅60多公里,西离杭州不过100多公里,西北抵苏州仅半天路程,取道南京也十分便捷。再是金山卫海域有一深槽,南北宽1.9公里,东西在5公里左右,水深在20米以下,是舰艇深入陆地的理想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这次偷袭成功,日军海、陆空联合行动。据资料记载,参与这次入侵的海军舰艇,仅驱逐舰以上近70艘,其中包括航空母舰3艘(加贺、凤翔、龙骧),战列舰四艘(长门、陆奥、榛名、雾岛)重巡洋舰7艘,轻巡洋舰10艘,驱逐舰40余艘,其它还有水上飞机供应舰、炮舰和扫雷舰等,可见,日本对这次偷袭登陆可说是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军对我金山卫海域虎视眈眈,国民党军队并非一无所知。当时,就有将领向蒋介石提出,但蒋介石错误估计形势,他认为日军就是偷袭,也只会是少量兵力,他着眼的是淞沪主战场,并寄希望于1937年11月9日的九国公约会议,希望美英等国出面调停,阻止日本的强盗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由于防御上的重大失误,日军利用11月4日金山卫国军调防,11月5日凌晨大雾,偷袭金山卫。那天凌晨,日军由柳川平助中将指挥,编成3个登陆纵队,由155艘运输船接运换乘士兵,5时15分换乘完毕,在浓雾掩护下,开始突击登陆。这三支部队第一支是18师团的牛岛正雄部队,在漕泾陈家宅登陆;在金山嘴中心点登陆的是由日军中将谷寿夫率领的第六师团;在浙江金丝娘桥登陆的是114师团。

        6时30分,日军登陆基本结束,随即分兵攻入金山县境。一路经亭林、叶榭,渡黄浦江至闵行,直抵市区徐家汇;一路经全公亭奔朱泾、松江直插七宝、虹桥;另一路经张堰、松隐、朱泾、枫泾,这样一路过去,直接目标南京进军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军偷袭成功,国军在措手不及之下,国军将领张发奎急令移驻浦东的62师、独立45旅和驻枫泾的79师,夹击进犯的日军,并命令预备11师由苏嘉路赶来增援,后因各部队联络困难,行动迟缓,在日军的步步逼紧下,只能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山卫失守,使国军保卫上海、巩固南京的计划落空。日军从浦南、浦东夹攻淞沪的阴谋得逞。11月8日,松江失陷,11日,上海失守;19日,苏州被占;12月13日,日军占领了国民党的首府南京,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,东南半壁江山就此践踏在日寇的铁蹄之下。

烧杀抢掠 馨竹难书

全国有日军杀人的”万人坑”88处

坟场白骨累累

遇难者遗体触目惊心

        日军金山卫登陆后,分兵北进,沿路杀人放火,奸污妇女,抢夺财物,无恶不作。据《上海地方志》载:在数天内,金山县被杀害的无辜平民2933人,被拉夫下落不明的有275人,被烧毁民房2.6万多间,奸污妇女、抢劫财物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资料记载,从金山卫登陆后,直赴南京的日军第18师团8日到朱泾,9日已经到枫泾,他们杀人放火,穷凶极恶。这支部队所经之处,村庄被烧毁,桥梁被炸毁,见人就杀,见妇女就抢,这支部队为什么这样凶残?因为淞沪主战场的主力部队已经打得筋疲力尽,日军偷渡后,几乎没有遇到主力顽强抵抗;而这支新组建的18师团从日本九州一带抽起来的兵源,兵员有许多是矿工和身强力壮的民工,就是普通士兵,他们没有经过战斗,体力充沛,他们把杀人作为一种“英勇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我军缴获的一面日本太阳旗上,清楚地标有“见敌必杀”四个字,上面还有着60多名日军的签名。正是这样一支野蛮的军队,直扑南京后,他们为所欲为,滥杀无辜,仅仅一座南京城,30多万无辜同胞惨遭日军杀害。

        1995年7月7日《解放日报》有着这样的报道:“当整个世界都在声讨侵华日军惨无人道的时候,当时的日本《朝日新闻》却以‘紫金山下’为题发表随军记者的赞扬性报道。”日军“准尉向井和野田曾约定作一个砍杀100敌人的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 12月10日,二人在紫金山下相遇,彼此手中都拿着一个砍缺了口的军刀。野田说,‘我杀了105名,你的成绩呢?’野田说‘我杀了106人。’”可是这两个刽子手确定不了谁先达到杀人100之数。因此,他俩决定这次不分胜负,重新再赌谁先杀满150个中国人。12月11日起,这两个郐子手又拿起了屠刀,狂砍手无寸铁的中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《世纪档案》“抗日战场”一节中这样记载:1937年12月13日,南京沦陷。日军占领南京后,在城内进行了疯狂的烧杀、抢掠和奸淫。日军以枪杀、刺杀、活埋等方式集体屠杀中国无辜百姓和放下武器的战俘,日军士兵甚至展开“杀人竞赛”。据统计,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6周内,日军至少屠杀了30万中国军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军士兵还在南京犯下了强奸大量妇女的暴行,至少有2万名妇女惨遭蹂躏。就连法西斯德国驻南京大使馆在发回国内的报告中,都指称日军的暴行禽兽不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血腥屠杀,这样的兽行几乎遍及日军所到之处。据1995年7月7日出版的《解放日报》披露:在全国,日军杀人而形成的万人坑已发现的有88处。一位日军女作家在采访“万人坑”后写道:“现在我们眼前的,仿佛是一条遗骨之河。有头骨大张着嘴,无疑是在绝命的瞬间惨叫。肢骨有粗、有细,头骨有大有小……还有像枝条一样的细小肋骨,由此可见,不分男女老幼,悉被残杀。”

铭记历史 珍爱和平

遇难者的头颅和手臂雕塑

金山卫南门侵华日军登陆处遗址

        骸人听闻的南京大屠杀,30多万生灵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下,这殷红的鲜血决不能白流,我们要永远记住这悲痛的历史。今年2月底,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,决定把12月13日定为“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”,因为南京大屠杀事件是抗战期间最集中、最典型、最具代表性的一例。我们对死难者的公祭,也是纪念在抗战期间牺牲的所有民众,这是对生命的尊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们金山是日寇侵略的重灾区,全县被杀害的2900多英灵和受难民众,同样受到公祭,这是历史的纪念,是一个国家的精神与人心所想。在抗日战争中,被日寇杀害的中国民众、军人有2000余万,是世界大战中绝无仅有的。但值得欣慰的是,我们终于打败了日本侵略者,1945年9月9日,在南京陆军总部举行的中国战区受降仪式上,日本驻中国侵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代表日本在投降书上签字后,交出了他那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指挥刀。

        1946年到1947年,国民政府又多次对侵华日军部分“头目”在游街示众后,执行枪决,中国人民举国欢腾。田中久一是被枪决的最高军职日本人,1947年3月27日,田中久一被中国士兵勒令下跪,这名战犯终于低下了高昂的头。其中南京大屠杀的战犯田中军吉、向井敏明、野田毅三人在南京雨花台刑场被执行枪决。战犯谷寿夫还写了一首“绝命诗”:“樱花开时我丧命,痛留妻室哭夫君,愿献此身化淤泥,中国不再恨日本”,这个从金山卫偷袭上岸的第十军第六师团中将谷寿夫,最终落得了一个命丧客乡的可悲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历史再一次证明,血债要用血来还。中华民族是个伟大的民族,抗日战争是全中华民族的抗战,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中国人民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,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在抗日战争中死难的同胞,安息吧;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!

本文来源:鑫网官方作者:沈永昌编辑:刘亚博

看完这篇新闻有何感觉?已经有0人表态

评论

还没有评论,还不来抢沙发。

网友跟帖

快速登录|注册登录后发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鑫网门户立场。

Copyright (C) 2014 - 2015 金山鑫网. All Rights Reserved